2018“父亲节•母亲节”华夏亲情诗歌散文原创作品展示~ 《定格在我心里的身影》作者:张华
二维码:
作者:admin | 加入时间:2018-08-18 |  浏览次数:465 |  字体:+ 放大字体 - 减小字体 |  收藏本文 | 打印 | 关闭本页票数:0

2018“父亲节•母亲节”华夏亲情诗歌散文原创作品展示~ 

《定格在我心里的身影》作者:张华


  1976年的冬天,抚顺特别冷,穿着还没佩戴领章帽徽的新军装,我心里高兴就像揣了一团火,一点也没觉着冷。

  3月5号上午10点钟,我们50名被批准入伍的新兵在公社门口集合,按顺序登上了两辆大卡车,在一片欢送和锣鼓声中出发了。没有告知去哪里,带兵的说保密。汽车顶着刺骨的寒风,碾压着残雪陈冰,直接开到了抚顺南站。又经过两个小时的等待后,终于登上了运送新兵的专列。车开动的一刹那,我鼻子酸酸的,但也感到很神圣和自豪。

  看到窗外那铁路两旁的电线杆子一根一根地向后掠去,我的思绪也漫无边际的飘荡着······

  “咕咚”一声,列车慢慢地减速了,最后竟停了下来。我往外一看,惊喜万分,这不是章党站吗?

  原来,为了确保正常运行的列车准点,运兵专列需要在一些车站停靠让路,没想到第一个停靠站就是章党站。我的家就在离这个三等小站几百米远的“工人村”。在周围低矮破旧的民宅及荒草丛生的沟塘中,这座淡黄色墙面上勾勒着白色窗框和门楣的二层小楼,戴着红红的尖帽子,显得那样高雅别致,宛如一只美丽的白天鹅,张开温暖的羽翼呵护着我们这些当年的“丑小鸭”,在她的身边嬉笑打闹,尽情地玩耍,度过了那虽然贫穷但却充满了快乐幸福的童年和少年。我打开车窗贪婪地看着这熟悉的站台和那亲切的一草一木,心想真是上天恩赐,让我再多看一眼生我养我的土地。

  不让下车,也不知车停多长时间,但我也顾不上许多了, 几乎把半个身子探出窗外,向我家的方向张望,感觉连吸进嘴里的空气都是那样的亲切。这时,一列客车刚好到站,我在人流中望眼欲穿地仔细寻找着,虽然我心里知道这个时间是没有家里人下车的,但还是盼望着有奇迹出现。

  不一会下车的人走完了,可惜没有看到熟悉的人。但我还是不甘心,总感觉冥冥之中,上天不忍心让这个在此生活了19个春秋的孩子就这样遗憾的离开家乡。

  车长吹响了发车的哨子,车尾的值班员举起了方方正正的小绿旗,不紧不慢地摇晃着······

  就在我十分不舍地准备收回身子时,突然看到在列车的后面有个小小的身影不顾一切地向前跑着,下意识里我感到跑动的样子怎么很熟悉,好像是我的妈妈?从我家出来要几百米的路程,特别是从列车后边来的话还要爬一段5、6米高的路基,这么短的时间能赶来吗?是不是产生了幻觉,我揉了揉眼睛再仔细地看过去,啊,没错,真的是妈妈!她似乎是跑不动了,喘着粗气,急切地向前方的军列上张望着。

  !  妈—妈!我声嘶力竭地大声呼喊着,似乎妈妈也听到了我的喊声,疯了似的拼命向前跑,她穿着小薄棉袄,扣子都没来得及扣好,鞋也趿拉着,看着她那娇小的身躯和执着的神情,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。(后来才知道,在下车的人群中有认识我的人看见我在军列上,跑回去告诉了我妈妈。)

  妈妈终于看到我了,她浑身颤抖着,站在“嗤嗤”冒着白气的车厢下仰头望着我,脸上写满了难以用语言表达的舔犊之情。她用手捋了一下散在脸上的头发,气喘吁吁地说:“到部队要听话,好好学习”!

  汽笛一声凄厉的鸣叫,列车缓缓地开动了,妈妈还在奋力地跟着列车在跑着,身影越来越小······,越来越小······


作者本人

作者简介:张华,抚顺市人,发表小说散文六十余万字。出版了《坦荡地迈着正步》、《军旅笔记》两本书。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。



附件:

华夏传统文化教育网原创内容知识产权华夏传统文化教育网持有

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行为。辽ICP备0237202

辽公网安备 21030202000216号